秘书处 - 艺术委员会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社团 > 流派 >

李大钧:重新认识民国美术

网络整理 采集侠 2019-03-04
导读: 代表中国漫画、设计成就的张光宇、廖冰兄、叶浅予、张乐平等人的成就得不到正常研究和认识。民国美术史除了在艺术创作上的成就,也是艺术思想、艺术观念的历史,蔡元培、黄宾虹、徐悲鸿、林风眠、潘天寿、吴大羽、庞薰琹等人都是思想的巨匠,对他们的艺术创作

  重新认识民国美术

  文/李大钧

  民国美术,从时间上是指从1912年1月至1949年10月这一时段的中国美术,有时也称现代美术、现代艺术。从世界看,主流艺术经历了古典主义、印象派到现代主义兴起、挪移、演变的历史进程,美国现代艺术从欧洲传统艺术占据主导地位的世界艺术势力中生成为一极,以变革创新、多元共存为样貌的国际现代艺术格局形成。

  毫无疑问,把民国美术纳入中国美术自古及今的历史进程中,把民国美术放在世界艺术版图的国际视角上,在纵向、横向的以及内在发展的坐标系统中,研究和认识民国美术是必要的。

齐白石与卫天霖

  齐白石与卫天霖

  不可否认的是,数十年来,我们对民国美术的研究和认识是不足的,至今还没有一部全面翔实的《民国美术史》,也鲜有令人信服的对这一段美术史权威的学术论述。即使首都北京,也没有对民国美术或者二十世纪上半叶美术进行系统陈列的美术馆和艺术展览。除了对一些艺术家和画派、群体的个案性研究,鲜有全面的系统性的论述,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难窥全貌。

林风眠、林文铮与吴大羽(由左至右)

  林风眠、林文铮与吴大羽(由左至右)

  缺少对民国美术的研究和认识还表现在以下方面:

  二十世纪以来,除了高度重视的中国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继承出新领域,出现了像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等国画家,在油画、漫画、版画、现代设计、动漫等领域的艺术大师往往不能得到正常研究和认识,或认识不够,而民国美术在这方面成就斐然,甚至不输于世界上其它国家。

  在油画领域除了徐悲鸿、吴作人、董希文等以古典主义绘画和写实主义绘画为取向的艺术家得到重视,以林风眠、吴大羽、关良、庞薰琹、颜文樑等为代表的取向形式主义、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的艺术家得不到正常研究和认识。

  代表中国漫画、设计成就的张光宇、廖冰兄、叶浅予、张乐平等人的成就得不到正常研究和认识。

李大钧:重新认识民国美术

  厐薰琹

  《地之子》

  水彩初稿(油画佚失)

  45 × 37cm

  1934年

李大钧:重新认识民国美术

  张光宇

  《西游漫记》插图(节选)

  1945年

  民国美术出现了留学运动,留法、留日、留比和赴其它国家留学的艺术家群体广泛,并在同时期与国际艺术充分交流,目前对于留学运动的研究和认识还不够。

  民国美术出现了一批现代艺术大师,他们与文学、哲学等领域的出现的鲁迅、胡适等人一起,构成了灿若星辰的民国大师现象,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和社会背景需要研究。

  民国美术史除了在艺术创作上的成就,也是艺术思想、艺术观念的历史,蔡元培、黄宾虹、徐悲鸿、林风眠、潘天寿、吴大羽、庞薰琹等人都是思想的巨匠,对他们的艺术创作、艺术教育思想和观念也缺少研究。

  对民国美术的研究和认识显然还是官方、学院系统占据主导地位,这导致中国官方主导的美术展览、陈列、叙述上,都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特点,对丰富多彩的民国美术生态难以全面覆盖和客观描述,如官方主导的大型文化专题片《百年巨匠》,连张光宇、吴大羽等这样重要的现代艺术大师都无法列名。国家课题《中国现代美术之路》等的研究,也不见对这些艺术家只言片语的论述。以传统主义、西方主义、融合主义、大众主义来解释现代美术之路的观点,也无法客观阐述中国现代美术的发展历程,弱化了艺术精英之先锋性作用。艺术,有它自身的本体的发展规律,它是时代的灯塔,它是无法污浊的清流,而不是泥沙俱在的混流。这种现象,也导致官方、学院、民间、国外对于民国美术认识的不统一,甚至缺少普遍的共识。对艺术市场出现的新的取向也难以进行研究和认识上的更新,学术与市场脱节,各说各话,各表其表。

李大钧:重新认识民国美术

  吴大羽

  《女孩坐像》

  布面油彩

  约1934年

  载《良友》1934年第88期,现代中国西洋画选之五

  在中国美术史的研究和认识上,至今还存在一种哑铃状的结构,即对于中国古代美术史(1912年前)和中国当代艺术史研究的热络是哑铃的两端,中间是中国现代艺术,即民国美术。这种现象或曰两峰一谷。中国是个重视传统有着复古倾向的社会,而对当代艺术的过度追捧则出于史观上的粗率。治学当有史观,史是一个时间的概念,一本本《当代艺术史》的出现,其实是对历史的藐视,当代只有现象,哪有历史,历史是一条长河,需要经过时间的磨洗,现代艺术是当代艺术的前身,是二十世纪世界范围内的艺术运动,不重视、研究这段历史,当代艺术其实是无源之水,无脉之流。

  从国际范围上看,无论纽约、伦敦、巴黎、东京的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出版物,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印象派、后期印象派及战时、战后艺术都是艺术学术、艺术市场活动的主流,科学和艺术、艺术和思想在发展上有相同的土壤和环境,二十世纪上半段的美术史至关重要,引为要枢,艺术的价值在于推动人类的解放、推动人类创造力的提升,以自由、独立观念推动下的现代艺术对社会进步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而中国对现代美术研究和重视程度却是最为薄弱的环节,错位、滞后明显。我们呼吁在百年历史的观瞻中,重视先贤铸造的文脉,从现在开始,补上这短缺的一课。

李大钧:重新认识民国美术

  蒋兆和

  《大洪水》

  纸本水墨设色

  270 × 300 cm

  1947年

  意大利罗马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部藏

Copyright 2002-2019 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主办:北京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皖ICP备13016805号
Top